返回 搜索
中医圈
中医圈

精华0篇加入9人

公告

中医讨论区拥有中医学基础理论/就业前景,中医内科复习资料,中医妇科学习方法,中医养生法,中医医师考试资料/考试试题等考试精华帖。
显示更多
关闭
1 2 3 4 5 6 7 8 9 10

图文 天卫:小儿顿咳(百日咳)的调理法

一、病因:  本病是由百日咳杆菌引起的呼吸道传染病,多在冬春季流行,任何年龄的小儿均可感染,但以乳幼儿多见。病程较长,缠绵难愈,故又名百日咳。 二、临床表现  阵发性痉挛性咳嗽,咳嗽终了有吼声,咳时面色潮红或口唇青紫,涕泪交迸,引吐痰食,夜甚于昼,甚则鼻衄,痰中带血,舌下有小粒溃疡,颜面浮肿等。  三、治则  宣肺泄热,豁痰止咳。  四、取穴  1、逆八卦15分钟,小横纹15分钟,清胃10分钟,天河水或六腑10分钟。 2、痉挛期,咳嗽痰稠,咯吐不利。  逆八卦10分钟,小横纹10分钟,六腑 10分钟,小天心 5分钟 或肺俞拔火罐2~3次,可缓解痉挛。  3、病久,气血亏损,体弱消瘦,咳嗽不典型。  治宜清肺养阴:二马10分钟,清补脾10分钟,小横纹10分钟,天河水10分钟。 附:治痰要穴  燥痰(干性啰音),取四横纹;湿痰(湿性啰音),取小横纹。  热痰(脉滑有力),取六腑;寒痰(脉弦滑),取外劳宫。  虚痰(脉弱无力),取二马。附:治百日咳验方  1.鸡苦胆一个,白糖适量。用针刺破鸡胆,将胆汁烘干,加入适量的白糖,碾末调匀,一岁内分三天服完,两岁两天服完,两岁以上一天服一个,每天分2~3次服。  2、大蒜15g,白糖30 g。大蒜捣烂加糖,开水一杯,浸泡五小时,每日一剂。三次分服,连服4~5天。      泥鳅紫菜汤  准备时间:10分钟  制作时间:30分钟  烹饪方式:煮  制作难度:★★☆  原料(2人份):泥鳅100克,紫菜5克  做法  1、泥鳅用清水养1~2天,待其把肠内污物排泄干净;紫菜用清水浸泡洗净。  2、将锅中的水烧开,将泥鳅放入,加盖煮20分钟,再加入紫菜煮10分钟,即可食用。 营养解说  紫菜富含胆碱和钙、铁等营养物质,所含的多糖具有明显增强细胞免疫和体液免疫功能,可提高机体的免疫力,泥鳅具有补中益气、暖脾胃、止虚汗的功效。这道汤适合产后汗出较多的新妈妈食用。

3人看过 0人回复 24天前
屏蔽

选出理由,精准推荐

不感兴趣

图文 天卫:小儿顿咳(百日咳)的调理法

 一、病因:  本病是由百日咳杆菌引起的呼吸道传染病,多在冬春季流行,任何年龄的小儿均可感染,但以乳幼儿多见。病程较长,缠绵难愈,故又名百日咳。    二、临床表现  阵发性痉挛性咳嗽,咳嗽终了有吼声,咳时面色潮红或口唇青紫,涕泪交迸,引吐痰食,夜甚于昼,甚则鼻衄,痰中带血,舌下有小粒溃疡,颜面浮肿等。  三、治则  宣肺泄热,豁痰止咳。  四、取穴  1、逆八卦15分钟,小横纹15分钟,清胃10分钟,天河水或六腑10分钟。    2、痉挛期,咳嗽痰稠,咯吐不利。  逆八卦10分钟,小横纹10分钟,六腑 10分钟,小天心 5分钟    或肺俞拔火罐2~3次,可缓解痉挛。  3、病久,气血亏损,体弱消瘦,咳嗽不典型。  治宜清肺养阴:二马10分钟,清补脾10分钟,小横纹10分钟,天河水10分钟。    附:治痰要穴  燥痰(干性啰音),取四横纹;湿痰(湿性啰音),取小横纹。  热痰(脉滑有力),取六腑;寒痰(脉弦滑),取外劳宫。  虚痰(脉弱无力),取二马。  附:治百日咳验方  1.鸡苦胆一个,白糖适量。用针刺破鸡胆,将胆汁烘干,加入适量的白糖,碾末调匀,一岁内分三天服完,两岁两天服完,两岁以上一天服一个,每天分2~3次服。  2、大蒜15g,白糖30 g。大蒜捣烂加糖,开水一杯,浸泡五小时,每日一剂。三次分服,连服4~5天。    泥鳅紫菜汤  准备时间:10分钟  制作时间:30分钟  烹饪方式:煮  制作难度:★★☆  原料(2人份):泥鳅100克,紫菜5克  做法  1、泥鳅用清水养1~2天,待其把肠内污物排泄干净;紫菜用清水浸泡洗净。  2、将锅中的水烧开,将泥鳅放入,加盖煮20分钟,再加入紫菜煮10分钟,即可食用。    营养解说  紫菜富含胆碱和钙、铁等营养物质,所含的多糖具有明显增强细胞免疫和体液免疫功能,可提高机体的免疫力,泥鳅具有补中益气、暖脾胃、止虚汗的功效。这道汤适合产后汗出较多的新妈妈食用。

3人看过 0人回复 24天前
屏蔽

选出理由,精准推荐

不感兴趣

图文 学医心得(09)——《伤寒论》其书略说

  《伤寒论》一书对于中医的价值,就像毛mao泽东之于新中国一样,只要谈及中医,《伤寒论》几乎是绕不过去的话题。《伤寒论》作者张仲景是东汉末年人,经历了汉桓帝、汉灵帝、汉献帝的时代,汉献帝时代就是我们熟知的三国。张仲景曾担任三国曹魏政权的长沙太守,著成《伤寒杂病论》后去世。到了晋代,太医令王叔和发现了《伤寒杂病论》的价值,搜集《伤寒杂病论》的各种抄本,整理成《伤寒论》和《金匮要略》。我们现在看到的《伤寒论》就是王叔和整理出来的。  《伤寒论》的价值有多高?历代名医无不精于《伤寒》,几乎可以论断,不懂伤寒就不懂中医,精于《伤寒》就精于中医。伤寒论的思想价值在于辩证,实际功能在于解决问题,尤其是棘手的问题。曹颖甫《经方实验录》就很多珍贵的经方使用经验。数年来我用《伤寒论》给孩子治病,屡屡药到病除,从来没有因为感冒发烧咳嗽之类去过医 yi院yuzn(脱臼和摔伤去过医 yi院yuzn)。相反的,我孩子的同学大多每年都会因外感病住院几次,大多家长每年给孩子的医疗花费是我的100倍以上。《伤寒论》药效快,效果佳,成本低,更重要的是,熟读《伤寒》以后,不用遭遇堵车、挂号、排队之类的麻烦,不用被西医瞎折腾。  当然,也有人诋毁伤寒论,说《伤寒论》没有临床价值,说南方无伤寒,这些话都是不对的。说这些话的人,要么被假中医骗过,要么读不懂《伤寒论》,要么接受不了中医的思辨方式。中医对于思辨能力是有门槛的,诋毁《伤寒论》者,其人一般都存在智力硬伤。《伤寒论》对不对,好不好,弄懂《伤寒论》以后试一下就行了。  《伤寒论》版本颇多,如金匮玉函本、高继冲本、敦煌秘本、长沙本、桂林本、康治/康平本、赵开美本、成无己本等,市面上最常见的是赵开美底本的《伤寒论》。经常看到有人弄来多本不同的《伤寒论》来研究其区别和特点,辨析其中条文和方剂,实际上,这对于我们学习中医来说没有太大价值,这是文字工作者的事,不是学中医的事情。对有些条文存在疑惑的时候,查查看是否是传抄失误,校正一下就好了。  学中医,学的是书本中的道理,一本书讲了什么,为什么这么讲,这才是读书学习的要义。任何比较完整版本的《伤寒论》,其讲述的内容相互之间都有比较高的相似度,这就行了,即《黄帝内经》所谓“智者求同”者是也。  《伤寒论》的特点,相当于一个黑盒,某某脉症对应某某药,几乎没有中间过程,这恐怕是伤寒论难以读懂的原因。实际上,这个中间过程就是《黄帝内经》和《难经》。《伤寒论》中为什么没有这些中间过程呢?是否那个时代的从业者每个人都熟读《黄帝内经》,或者大家都懂得中间过程所以直接忽略,又或者是家传口授故意省略掉了中间过程?不得而知。  后世对《伤寒论》的注解颇多,我目前所知的较好的如《伤寒悬解》、刘渡舟《伤寒论坛讲稿》,其它如成无己《注解伤寒论》、张锡纯《伤寒论讲义》、尤在泾《伤寒贯珠集》等亦不错。唯《伤寒悬解》条理清晰,适合于我这种倾向于数学思维的人阅读。  我们通常接受的教育都是堆积过程,比如学建筑,先学高数、几何、力学、建材这些,最后这些基础科目学得差不多了在学房屋建筑学,学会了就懂了,基本上不存在“顿悟”的过程。然而,易经和中医是阴阳术数类,阴阳术数类的学习几乎不存在堆积式的学习,而是先学到,把所有需要学习的都学习了,还是不明白,然后,经历长期的混沌,最后突然清晰(顿悟)。《伤寒论》也必须经历这样的学习过程。

44人看过 2人回复 4月前
屏蔽

选出理由,精准推荐

不感兴趣

图文 学医心得(08)——中医、健康与寿命

  常常看到一些微信群或公众号推送一些养生方面的东西,常常冠以某某名医或者某某大师,看了以后,总让人觉得很好笑。  什么是健康?愚以为,健康应该包含身心两个方面,首先,身体内部的运行高度和谐,很少生病,就像电脑拥有很好的硬件基础;然后,心智的运行也高度和谐,很少有烦恼,就像电脑的软件系统安全、易用、高效;最后,身与心之间高度和谐。  中医的作用是什么?医,是相对于病而言的,那么医的作用就是去已病,防未病。古代就有“卫生”这个词,本意就是护卫生命。从语言角度讲,卫生和医疗是相似的,只不过医疗更注重“已病”。  中医能不能延长寿命?当然可以。《黄帝内经》开篇讲“上古之人,其知道者,法于阴阳,和于术数,食饮有节,起居有常,不妄作劳,故能形与神俱,而尽终其天年,度百岁乃去”,“百岁”就是健康人的正常寿命。由此我们可以推想,百岁多一些可能就是健康的极限值,著名学者潘启明认为人的自然寿命应该在140岁左右。当然,有些人的先天禀赋不是很好,那么自然寿命也会大打折扣。中医学好了,知道怎么趋避厉害,怎么(以更少损害健康的代价)对治疾病,在自然寿命的范围内,减少疾病所折损的寿命还是不难的。  但是,又不得不说些泼凉水的话。如果你自己不懂中医的话,要想靠中医实现健康,那就别想了,这几乎没有可能。有3个原因,第一,你不知道自己的身体会发生什么、发生了什么;第二,医生帮你解决问题的时候总是来得太晚;第三,我们容易接触到的,多是商业欺骗。  关于当今中医水平下滑的原因。如果仅仅从思辨能力来看待学术,那么中国的学术鼎盛基本上都在汉朝以前,比如《道德经》是哲学的终极,《商君书》、《韩非子》是管理学的终极,中外几千年来从未超越。但是,为什么到了现在中医就这么“软”呢?我认为有两个原因,一个是政权的影响,一个是商业影响。政权影响。首先,统治者的逻辑是为了顺应他们自己的意志,这个意志很可能偏离真理,比如清朝时期编撰《四库全书》,本意应该是文化大集成,实际上的效果却是文化大清洗。其次,掌握权力的人未必有能力指导具体行业,比方说清朝时期由皇帝授意由御医编修的《医宗金鉴》,在黄元御看来,这本书毫无价值,应该直接烧掉。至于商业影响。在利欲熏心的背景,思考问题的角度是经济效益,而非他人健康,中医只是行骗的道具,医德已丧尽矣。相反的,中国近代大批优秀人才出生于中华民国,为什么呢?很容易解释,那是一个统治力极弱、经济极差的时期,一没有政权,二没有商业,没有这两大da老虎的干涉,学术完全自由,自然能出很多人才了。  关于寿命,从阴阳术数的观点来看。万事万物的结构只有两种,一种是先天结构,一种是后天结构。先天结构用的是全,后天结构用的是偏。所有看得见、摸得着、有功用的,都是属于后天。阴阳术数这个门类所有的东西都是依赖于后天。我们的身体,也是后天结构。后天结构的典型模型之一就是《河图》,运转过程是阴阳两侧同时从中心向外旋转并脱离中心(耗散),整个过程经历生、壮、病、死。所以,一切生命,开始的时候内部能量大于外部侵蚀,内部能量能够约束内部结构的运转,表现为成长,到了后期,内部能量变弱不能抵御外部侵蚀,内部能量不能有效约束内部结构的运转,人就出现生病直到死亡。中国道家所做的事情就是抑制死亡,思路很简单,第一,减少外部侵蚀,比如说去声色;第二,增强内部能量,比如气功导引、炉火内丹之术。  至于仙道鬼怪、法术祝由之类,我从不轻易去否定他们,自己没有见到过,不代表世上不存在,不能证明,不代表是错的。我早年也是对鬼神之说嗤之以鼻,直到自己因为建房误挖到坟墓而发生通灵,我才对“鬼”的存在深信不疑。大抵,所有的“物”都是有灵性的(不存在纯粹的物质),只是有没有和我们处于同一个维度,如果和我们处于同一个维度,就可以被我们的灵性所感知,也可能被我们的灵性所驾驭。  如果有人对延长寿命感兴趣,可以了解下道家。我对道家不甚了解,仅仅读过《周易参同契》、《乐育堂语录》等寥寥几本著作,皆未用心研究。然,道家对于先后天八卦的解释非常高明,其阴阳顺逆思想亦让我颇多收获。总之,普通人不可能“逆生长”,普通人能做的事情,就是减少那些缩短寿命的原因。  有人说,网络让信息海量增长的同时也让信息中的谬误海量增长。到了微信的时代,这种小圈子的方式,未必让信息海量增长,却让信息中的偏执和谬误海量增长。  曾被人拉到某某名医“营养搭配”的微信群,说是怎样怎样饮食能提高营养。我问他们,如果严格按照这种方法来操作,你能保证所有的人健康都能改善吗?如果不能的话,是不是说明这个就不靠谱?我就被踢出了群。  又曾被某某中医群拉进去,看到的第一篇文章就是某名医说自己有一条养生秘诀,就是不吃糖。我问发文章的人,宋美龄被报道爱吃巧克力糖,为什么活了106岁?她和这个“养生秘诀”对着干,为什么能长寿?我又被踢出群。  类似的例子不堪枚举。  人是天地造化,天地有多复杂,人的健康就有多复杂,即便仅仅是治病,那也不是什么人随随便便就能搞定的事情。道理都很简单,很多被别人奉为真理的东西,轻易用一两个反例或者一两个类比就可以让其变成落汤鸡,在当下,为什么就没有人认真去思考一下?

13人看过 0人回复 8月前
屏蔽

选出理由,精准推荐

不感兴趣
17人看过 1人回复 4月前
屏蔽

选出理由,精准推荐

不感兴趣

图文 学医心得(07)——读书与师承

  就怎么读书而言必然没有什么定论,如果有定论,那就是基于性格还是有定论的。我的性格来说,第一,我不可能去读院校教材,当今制定教材的人大多都是会当官的人,而非会做学问的人,古今一切明著没有一本出自于官府;第二,喜欢周易,阴阳术数必然是我所重视的思维角度;第三,喜欢性格犀利棱角分明的人,比如黄元御;第四,尽可能去读那些比较薄的书,一者自己懒,二者,“真传一句话,假传万卷书”,有效的道理往往都不需要怎么去长篇大论。  目前为止,我认为读中医应该是这样读,按照次序必读的是:  1、《思考中医》、《脉诊趣话》;  2、《黄帝内经》、《难经》;  3、《伤寒论》、《金匮要略》;  4、《伤寒悬解》、《伤寒说意》、《伤寒论坛讲稿》(刘渡舟);  5、《四圣心源》、《郑庆安医书阐释》;  6、《医学心悟》、《小儿药证直诀》;  7、《医学衷中参西录》、《徐灵胎医学全书》、《曹颖甫医学全书》  8、《刘绍武三部六病传讲录》9、《雷昌林疑难病症治验》、《中医痰病学》、《朱曾柏疑难杂症医疗经验集》  开拓视野的:  1、《奇症汇》  2、《李阳波伤寒论坛讲记》、《李阳波中医望诊讲记》  3、《串雅全书》、《华佗全书》  4、《何平叔点评<温病条辨>》  以上列出来的著作从上到下一本本读,如此循环。并不是说把一本吃透再读下一本。循环过两三遍以后就会有所收获。  其它中医皆宜多读,多多益善,但是一定要反思以去伪存真,医学著作汗牛充栋,其中好东西和真东西凤毛麟角,不要被坏人带到沟里去了。  至于师承,我认为一切能找到学习资料的东西都不需要师承,自学都可以搞定。我个人爱好读书,极喜欢自学,自学过程其乐无穷。老师只是点拨的作用,学习这件事,最终还得靠自己。名师大都太忙,更何况盛名之下其实难副,所以我不准备从师,我要把中医自学进行到底。  当然,自学肯定会走弯路,但是弯路也是路,弯路走多了,就会熟知所有的路。另一个角度讲,人生大抵没有捷径,你在这边走了捷径,那边的捷径就可能会成为你的坑,事物都是对等的,成于捷径,亦可能死于捷径。很多家传的中医,祖辈非常有名,然后一代不如一代,不见得是努力和智力的问题,更有可能就是因为他们的后代没有走过必要的弯路。末了。由来高士皆问道,未有神仙不读书。人不必上名校、得名师,知识可以积累,每天读书,坚持几十年,未必比谁逊色多少。

29人看过 0人回复 8月前
屏蔽

选出理由,精准推荐

不感兴趣

图文 学医心得(06)——试药须知

一切问题,都需要逆向认知。《孙子兵法》“不尽知用兵之害者,则不能尽知用兵之利也”,同样的道理,如果不知道药物对人的伤害,就体会不到药物对人的裨益。学中医一定要自己去试药,就如同学军事的人一定要去上战场亲自感受,如果你缺乏自我感受,就容易脱离实际、纸上谈兵。《伤寒论》开篇讲桂枝汤和麻黄汤,后世因其危险性改为其它方剂,如《活人书》人参败毒散、《医学心悟》加味香苏散,效果也还不错。张仲景者,医中圣贤也,其医术之高,远非我辈所能企及,为什么后人还是要改掉仲景的方子呢?我想,也许仲景是为了治病,长于辩证,所以药性比较猛,仲景的思路是“我要把病治好”;而后人多靠行医糊口,心态大抵是“治错了和我无关,不要坏了我的名声”,对比一下是否可以认为是医术下降和医德退化?我用过很多次麻黄,对麻黄汤、麻黄细辛附子汤之类非常熟悉,可以说药到病除,效果杠杠的。都说麻黄汤危险,只要辨证正确,怎么会出问题呢?有人对白虎汤非常畏惧,说这是动不动就能吃死人的药。这种说法,来源于有说白虎汤中的石膏是熟石膏,这不是明显的瞎掰吗?人参白虎汤是去内热的,而熟石膏是热性的,熟石膏非但不能除热,硫酸钙还会引起其它问题。稍微有点生活常识想一想,不需要读张锡纯的《医学衷中参西录》就知道白虎汤中的石膏绝对是生石膏。还有肾气丸中的熟地,怎么可能呢?元朝才有“熟地”这个名称,熟地成名于张景岳,张仲景是汉朝时期的人,相差1000年呢,想一想就是生地。这些都是学中医的入门知识,没有不明白的道理。看书,不要看教材,不要看后人消化以后的东西,要看原版经典,要看明白人的著作。看平庸的著作,只会以讹传讹。非从事中医的中医学者,往往欠缺的是临床经验,临床经验即人体试验,也就是统计学结论。但是,这个统计学结论也是需要认真分析的,不能简单的粗暴的以西医的某些指标或者患者自己的感觉来认定,患者虽然数量庞大,但是患者能给我们提供有参考价值的信息却很有限,很多信息必须基于人情世故,或者基于生活常识去判断,去猜想。所以,很多药必须自己来感受,才能知道最真实的药性药效。我鼓励学习中医的人自己试药,但试药一定要注意一些问题:1、做足功课,把握好辨证关。到试药这个阶段以前,一定要博览群书,要很清晰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。因为什么原因来试这个药,辩证的脉、症依据是什么,辩证的理论依据是什么,辩证错误的影响是什么,等等,心里要有明确的分寸。虽然大多数药是无毒的,但是,是药三分毒,药性都是偏的,只有药性是偏的,才有治病的作用。辨证正确,药性就会用来攻病,对人的伤害很小,整体上利大于弊。辨证错误,药性多会加重病情,那便是雪上加霜。2、最差预后试药一定要考虑好错了的对策,只有常常让自己处于“可能是错的”的心态下,才有可能避免犯大错。最坏能坏到什么程度上去,如果搞错了怎么办,一定要搞清楚。比如小孩发烧时轻微出汗,就知道这种发烧的温度通常高不到哪里去,往往可以自愈。相反的,如果小孩发烧恶寒无汗,那就是麻黄汤症,如果不及时解表可能造成发烧温度会非常高;还有内外皆热的发烧,发烧温度也会非常高。我曾亲自实验附子的毒性,实验之前我就告诉家人我在实验附子的毒性,让家人在我喝药后每隔半小时来喊我一遍,如果中毒失去知觉或失去行动能力就送医 yi院yuzn,等等。我当时弄了15克生附子,开水煎半小时,喝下以后半小时嘴唇、舌头开始麻木,1小时以后,我躺下,感觉肌肉像被蜡烛的腊滴凝固在了一起,然后又皲裂成块,舌头稍僵硬,2小时后这种感觉逐渐变淡。中毒以后,总体上感觉非常舒服,有一种说不出的快感。有的人对茯苓、生姜之类剧烈过敏,也要当心。3、控制好药量和时间既然试药,就必然对药性不太了解,对于一些可能造成危险的药,药量一定要把握好,如果说没有太大把握,大概在多久的时间内会有什么问题,都要提前做好准备。像桂枝汤、五苓散这类药基本上都比较安全,像麻黄汤、承气汤就比较有危险了,像十枣汤这类很猛的药就一定要非常当心,附子、乌头这类药也要当心。我曾实验过十枣汤,下咽以后食道和胃有灼烧感,十几分钟以后有上厕所的感觉,然后大便如水频频如厕,3、4个小时以后逐渐减轻,大约10小时以后药性逐渐散去。结束以后全身轻快,但也有“虚”感。4、仔细感受当药咽下去以后就要仔细感受药效,排除外在的干扰,仔细感受自己身体的变化,在什么时候有怎样的感觉,要详细记录。不论是生病还是服药,只要身体有变化,在症状表现出来之前,总是有很多细微的信号。很多人平时的精神状态逐于物欲或停留在事物的表面,他们的思想总是追随着外部世界,很少关注过内部世界(和自我世界),不知道自己的身体发生了什么,常常会把好身体弄成病态,小病弄成大病。我曾遇到某熟人有严重高血压,我问他你有没有感觉到高血压一些规律性的东西,或者血压变高前后身体的一些变化,身体某个地方疼痛酸胀、大小便或鼻涕眼泪异常,听力视力变化,吃饭喝水的一些变化,等等,他说没有感觉到过变化。我说这怎么可能呢,一定是有变化的,只是你没有留心体会。如果大家都能认真去体会身体的微小变化,对于中医辩证将会带来极大的帮助。中医只承认个体感受,不看指标数据,这是非常珍贵的环节。西医忽略个体感受,既违背仁慈,又违背真理。一个人痛苦不痛苦,要看他自己的感受,而不是看某种指标数值。举个例子,我对呼吸方面的诸多因素不敏感,雾霾、烟雾、粉尘和柳絮之类的东西对我来说全部不敏感,空气有没有这些东西,既不影响心情,又不影响感受,但是很多人就对此非常敏感。再比如,我对声音是否嘈杂非常敏感,我睡觉的时候只要附近有钟表的声音(甚至机械手表),我总能听到接近心跳速度的卡塔声,与我的心跳共振,我就很痛苦。但是其他人很少见这种情况。中医个体感受的价值高于西医数值指标。为什么呢?比如脉的大小,骨细的人脉小、骨粗的人脉大、瘦人脉浮、胖人脉沉,如果按照西医的思维取个平均值,那么几乎每个人的脉都是病脉,这怎么可能呢?同样的道理,人的腋下体温平均在36-37度左右,但是,这个平均值对于某个人来说,能说明什么问题?一个人的体温正常不正常,要基于这个人自己的平均体温,而不是基于所有人的平均体温。从常识去推断,大凡那些精力旺盛、性格强、做事犀利的人,体温都应该高一些;相反,性格弱、精力差、邋遢的人,体温都应该低一些。我曾在2003年闹非典的那段时间,有一个礼拜左右体温38度多,但是我自己感觉精神旺足,没有任何不舒服的,甚至比之前还好,所以我认定自己一切都好。后来平安无事。想想看,如果那时候某个医生抓住我说我体温超标,被弄进隔离区的话将会是多悲催。生病时候要感受病的变化,服药以后要感受药引起的变化。比如说服用葛根汤,伤寒阳明头痛葛根汤喝下以后头疼的消失过程。服药以前,头疼主要是集中在前额,而且脑袋有胀痛感,服药以后,胀痛感减轻的同时,前额的头疼开始区域性缩小,比如前额的左边先不疼了,然后下边也不疼了,最后,剩下的部位也不疼了,并不是所有的疼痛同时变轻最后直到消失。

21人看过 0人回复 8月前
屏蔽

选出理由,精准推荐

不感兴趣

图文 学医心得(外篇)——自负与偏执

  这段文字是因发表连载以来被人围攻而写,不少人对我观点的负 面评价主要是自负和偏执。对这两点稍微做些解释。  关于自负,这主要是性格引起,什么东西我觉得不对必然直接说出来,我觉得人就应该这么活着,这样活着稍微畅快一些,再说了,毕竟也只代表个人观点。我不会因为谁有什么名气、有多少人崇拜,我就会对他客气。我看待问题的次序,是从大范围到小范围、从整体到局部、从背面到正面,不免,很多冠冕堂皇的东西,在我这变得道貌岸然。有时候,把别人装B给扒开了,就会收获骂名。  我不是科班出身。我2000年于中专学校建筑专业毕业,这就是我的最高学历。因为兴趣所在,自学编程,从事软件开发10多年,凡一切涉及编程、数学、统计学、数据处理的东西我都熟悉。我学的一切东西都是自学而得,不免让一些科班或师承出身的人觉得膈噎。  个人爱好来说,1994年接触周易以来已20多年,虽未深涉某术,然六爻、子平、斗数、奇门、太乙、星宗、相术之类皆略知一二,于天后天八卦、阴阳顺逆皆有心得。我的思维,一半在科幻中,一半在玄学中,思维非常活跃,常常活跃到毫无边界的地步,以至于很多人认为这是脱离实际。但是,古人三才思想,天、地、人,于人来说,天者,体之用,须灵活;地者,用之体,须稳健可靠;而人所做的事情,就是以灵活之思辨,找稳健之方法。我想,我理解了古人的三才思想,并正在践行。  我很少讲佛家,从来不讲李约瑟,为什么?佛家讲的东西全部都无法验证,现实中凡是讲佛的人,个个都整得都跟大彻大悟的人一样(这让我非常反感),如果佛家能解决实际问题,他们为什么不提供些验证渠道以证明自己没有在瞎掰?所以,我宁可相信佛家尽是忽悠。至于李约瑟,他了解的中国文化太局限了,只是一些皮毛,如果你想了解中国文化,自己读读兵家、韬略、法家、道家、阴阳术数类的书,自然会有心得,比李约瑟更有体会。另外,很多人说终南山上隐士多,终南山就在西安边上,我曾去探访过,结论是,高手没有见到,装B的倒是不少。如果这些文字有幸被终南山高人看到,那我就顺带再泼句凉水,即便你真的关闭了外部世界,也未必能打开内部世界。呵呵。  回到自负这个问题,也谈不上什么自负,只是性格、思维方法给人的感觉比较另类,这不仅仅是为自己开脱。事实上,当你常年想各种问题,想问题足够多、足够广、足够深,很多事情自然就会变得明明白白。比如,我现在读历史,感受是,历史那些波澜壮阔的事件,跟网上那些鸡飞狗跳、男盗女娼的事情完全一样。任何一件事情,前因、后果、横向联系、纵向联系、放大、缩小、拆添、变形……,其数学原理、哲学原理、命理原理……,答案都是什么?多年以来,我没有见到过其他人这样思考问题。我从来没有说过我懂什么,但是很多人却说他们自己懂。  至于偏执,别人的这个感受是对的,我认同。但是,反过来看,如果你不偏执,怎么拿什么来做立场,怎么区分主次?举个例子,巴豆对人来说是泻下药,但是巴豆对于老鼠来说是补品,那么,巴豆到底是补品还是泻下药?所以,必须要有立场,立场不一定要对,不对的时候可以换。如果你是一个士兵,那么你必然有某种编制或属性,只有这样,你的使命才会有清晰的出发点。比如我曾说张景岳是个庸医,如果你认为张景岳不是庸医,那么你就要坚信他不是,然后学习他的方法来治病,当你发现不好用的时候,你的立场自然而然就会改变。我们看,当你认为他不是庸医的时候,你处于偏执;当你认为他是庸医的时候,你还是处于偏执。这个过程中,你是下了功夫,学到了东西的。如果你不偏执,你就无处立足,无处立足,你就什么东西学不到,什么也看不清楚。  偏执的第二种作用就是力量,偏执会让的能量集中到一处,更加强大有力。当一个人对于任何东西都无所谓或者同时都有所谓的时候,实际上处于一种“不做功”的状态,就好像你在期货市场同时做多做空,这和没有下单是一个效果。看看生活中的某种人,处处圆滑,圆滑自然会避免不少吃亏的事,但是圆滑的另一面,很多事却因为怕付出而错过,这种人很少能成大事。历史中所有英雄人物性格都是偏执的,甚至有些人在有些阶段会偏执到丧心病狂的程度。因为他们偏执,所以他们有力量,因为有力量,才有过人之处,才成了英雄人物。偏执是成功的必要条件,只有偏执的人才能成功,对于学习而言,只有偏执的人才能学到东西。当然,前提是,偏执用在了正确的地方。  学习的过程,仔细想想,实际上就是在建立偏执。我们的脑袋本来没有某件事,后来通过学习建立了这件事,遇到这件事的时候我们就知道怎么怎么,实际上怎么怎么是提前装进脑袋的,这种已经定型的预案就是偏执,否则你遇到的时候根本不知道应该怎么怎么。太绕口了。  我想学的中医,不是泛泛而谈和稀泥的那种,我想学到中医的精华,真正的歧黄之术。这就如同我去博 物 馆,我要看到真的文物,而不是仿制品,这不仅仅是对知识的好奇,更是对自我的负责,是对尊严的维护。  末了,我一个程序员不辞辛劳在论坛上讨论中医,大抵有3个原因,其一是当今中医从业者水平(整体上)实在太烂,第二,写文章以加强自己对中医的学习,第三是抛砖引玉寻找志同道合之人。  最后,吾人常居西安,欢迎交流。

11人看过 0人回复 8月前
屏蔽

选出理由,精准推荐

不感兴趣

图文 学医心得(05)——古今庸医知多少

  中医大抵有3个流派,《黄帝内经》、《难经》是一派,如刘止唐《圣余医案》;《汤液经》、《伤寒论》、《金匮要略》是一派,这是中医的主流;华佗、走方医(《串雅全书》)是一派。为什么独尊仲景之学?因为只有张仲景的这套东西形成了鲜明的系统。所以,合格的中医必须具有的技能是,完全理解和灵活应用仲景之学。这是绝对必须的前提。  并不是每个中医从业者都能代表中医应有的水平,相反的,绝大多数中医从业者是中医门外汉。这个话听起来太刺耳了是不是?刺耳那就对了,这就是我多年接触的中医从业者所得出的结论。  并非当代缺乏好的中医从业者,古代同样如此。举个例子,《温病条辨》的作者吴鞠通就是一个草包。很奇怪的是,竟然有很多人能从《温病条辨》中读出各种高明的医学思想。《温病条辨》讲的对不对、讲得好不好,首先,理论体系层面能不能自圆其说,不能自圆其说肯定就是瞎掰;其次,假如能自圆其说,实际效果怎么样临床上验证一下就行了。这么简单两个步骤就可以搞定,为什么不先试试?  有人说《温病条辨》既然很差为什么会如此流传?这个道理很简单。读东汉历史,董卓那么坏,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跟着董卓混?方以类聚,物以群分。很多人打个圆场,只是为了方便混口饭吃。就像现在,如果某人刚好因为赞扬《温病条辨》而受益,听到我如此评价《温病条辨》,肯定会跳出来反驳一番以证明自己的“合法”地位,这是人性的问题,不是做学问的范畴。退一步讲,在《温病条辨》的追随者看来,温病条辨有一定的疗效,有这一条就够了。殊不知,这是概率因素的必然结果,随便拿一本中医书,都能解决某些问题,愚者千虑必有一得,这几乎是绝对的。  读懂《伤寒论》以后,就知道伤寒论纯粹治外感病的条文并不多,半数以上的条文用来解决外感病因误汗、误下等引起的问题。为什么会有那么多误汗、误下引起的问题呢?四个字:庸医为患。可想而知,不仅仅是现在遍地庸医,在古代同样如此。  如脉法,三部脉是人迎、趺阳和寸口;而《难经》言脉独重寸口。我们现在讲的脉法,主要是寸口脉法,因为人迎在脖子两侧,把人迎脉是“掐脖子”的动作;而趺阳脉在足背,对女士颇多不礼;寸口脉在手腕,这就方便多了。寸口脉法大抵可以分为伤寒脉法和内伤脉法,伤寒脉法不区分寸关尺,内伤脉法区分寸关尺。  脉法是中医讲得很乱的一个方面。比如《伤寒论》中讲到,“脉阳浮而阴弱”,阳是什么?阴是什么?“脉”,是寸口吗?有人说寸脉为阳尺脉为阴,也有人说左手为阳右手为阴。这类问题,仅凭读书和考证是得不出有效结论的,必须实际验证。  寸口脉法中的数脉,代表了什么意思?很多医书上讲,数脉代表热,代表阳盛。真的是这样吗?既然数脉代表热,那,洪脉不也代表的热吗?这里不就冲突了。身体热的时候,脉象到底应该数还是应该洪?洪和数的区别在哪里?  今年(2018)春节我去一亲戚家里,是我远亲的叔叔,他近几年连续每年冬天咳喘,一年比一年厉害,去年冬季发作以后,直到春节前大部分时候在住院。我去他家,他脉象数、弱,寸脉稍浮,我知道这里的数脉不能代表多少热证,而是代表了元气虚。凡久病脉数,多预后不佳。3月底去世。  读书,我特别怕一种人,他们偏于某种思维或者某个流派,而对于其它和自己不一致的一概否定。之前说过,巫医命卜是天人之学,为医者,非得博览群书,贯通其脉络,验证其是非,改其利弊,方能言医。医者,干系别人性命,与人命有关的事情,怎么敢胡乱瞎掰?  前几年发生的绿豆事件,什么绿豆治百病,怎么可能呢?这些讲话的人,他自己患个什么绝症,让他用绿豆试试看?  还有人鼓吹什么自己用鹿茸虫草给别人治好了某病,我说你就算了吧,这纯粹骗钱的把戏。一般来说,一副药的成本不超过平常一顿饭的成本是正常的,一副药的药味不需要超过8到10位,超过了这个界线,多半有问题,不是庸医,就是骗钱。常读医书,能用到人参、鹿茸、虫草这些价格昂贵的中药的机会非常少,即便说最好要用,也常常有替代方案。每个人的钱都是血汗钱,不去提升医术,而总是削尖脑袋从赚钱上下功夫,用高价药来掩饰自己的无能?  电视、网络的各种健康讲堂,开讲的中医大都是平庸之辈,让人实在想不明白,这些人是通过什么渠道、什么方式被弄来讲课的?想想看,中医这东西,怎么可能是几句话就能给普通人讲明白的东西。更何况,阴阳术数中的哲理、数理,和道家阴阳顺逆这套东西,很多人耗尽毕生也难以入门。不由得让人感叹,天下的事情,小忽悠跟着大忽悠一起忽悠。

48人看过 1人回复 4月前
屏蔽

选出理由,精准推荐

不感兴趣

图文 学医心得(04)——多元论

侯门一入深似海,从此萧郎是路人。中医,没入门还好,入了门,就知道中医深似海。为什么深似海?就是中医的多元性。阴阳术数构系本身就是多元论,至少包含辨证、药性本身和用药思想。因为多元性的存在,所以中医不拘于用什么方法来解决问题,只要解决问题就好,从这个角度上讲,中医和西医并非是敌对关系,而是包含关系,中医包含了西医。关于辨证。有人说,中医不过是八纲辨证,我说你太小看中医了;有人说中医是六经辨证,我认为那也不恰当;又有人说,中医是五行辩证,我还是认为不妥;至于三焦辨证,已走火入魔矣。各种辨证方法,初学者极容易被这些名词搞混,望而生畏,不用怕,每种具体的辨证方法都是很简单的事情,分分钟就可以讲明白。世界的构成,认为是一种东西或者同类的东西,是一元论;认为世界由多种因素共同作用,是多元论。举个例子,人可以按性别来区分,又可以按年龄来区分,还可以按善恶来区分,按照体重区分,等等。人的分类可以同时有很多种,这就是多元论,真实情况就是这样。有些问题是人的某一种属性引起的,比如善恶;有些问题则是由另一种属性引起的,比如胖瘦。如果一个人因为善良而屡屡受伤,就应该更理性一些;一个人因为肥胖而受人非议,则应该去减肥。如果是两种属性同时引起的问题,比如一个善良的胖子,那么他既应该理性,又应该减肥。这就是多元论解决问题的思维,这是很重要的。辨证的多元性。比如房子,除了主体结构,还有给水排水、有强电弱电等。如果给水出了问题,修好给水就行了;如果弱电出问题,修好弱电就行了。住在房子中的主人如果因房子而心情不好,那么就需要从多个角度分析问题,是结构的原因,给水排水的原因,还是强电弱电的原因?比如头疼,有外感病头疼,有内伤头疼。外感病头疼有伤寒头疼和伤暑头疼,伤寒头疼又有太阳、阳明、少阳等等。头疼不是病因,头疼只是症,是表现出来的东西,引起头疼的原因才是病因。比如渴饮畏热,八纲辨证认为阴虚火旺,而圆运动认为是肺胃不降,圆运动的权重高于八纲辨证,所以应该先从圆运动的角度着手。关于辨证的权重,《孙子兵法》“不战而屈人之兵,善之善者也。故上兵伐谋,其次伐交,其次伐兵,其下攻城”,以寒攻热是“攻城”思想,这是下策。上策是,把一些不恰当的能量转化成恰当的能量,如太极武术中“借力打力”,圆运动就是这样的思想。有一些人对圆运动不屑一顾,可以试试看,有些时候,不以圆运动去思考问题,问题就很难解决。再比如药性。甘草“上行用头,下行用稍,熟用甘温培土而补虚,生用甘凉泻火而消满”,总共两组,用头/用稍、熟用/生用,组合在一起便是四种,熟头、熟稍、生头、生稍。生甘草汤、甘草桔梗汤即生用,而内伤诸疾,甘草多炙。桂枝,有的人认为用桂树的嫩尖去皮,有的人认为应该用做调料用的肉桂,古今争论不休。我做桂枝汤用的是肉桂,经过尝试是有效的,我没有尝试过桂尖。《长沙药解》对桂枝在每种汤剂中的不同作用描述为,“桂枝汤”中“达营气之郁”;“桂枝人参汤”中“解表邪之怫郁”;“桂枝甘草汤”中“甘草、桂枝,培土以达木”;“桂枝加桂汤”中“疏乙木而降奔冲”;“苓桂术甘汤”、“桂苓五味甘草汤”、“小青龙汤”、“防己黄芪汤”、“茯苓桂枝甘草大枣汤”、“理中丸”、“四逆散”中为“疏肝脾之郁抑”;“乌梅丸”中“疏木达郁”;“桂姜枳实汤”中“通经而达木”;“柴胡桂枝汤”中为“芍药、桂枝,清风而疏乙木也”;“桂甘姜枣麻附细辛汤”中“姜、桂、细辛,降其浊阴”;“桂枝茯苓丸”中“芍药、桂枝,清风而疏木”;“桂枝芍药知母汤”中“桂、芍、姜、麻,通经而开痹塞”;“八味肾气丸”中“疏木以行疏泄”、“善行小便”。总结一下,桂枝比较清晰的作用:1、达营气之郁;2、解表邪之怫郁;3、达木;4、疏乙木(降奔冲、行疏泄);5、利小便。如果将营气之郁和表郁合并为一,再将达木和疏乙木合并为一,把利小便看做是让小便恢复正常的话,那么桂枝是2个作用,解表郁,疏乙木。这很清晰,桂枝在《伤寒论》《金匮要略》中的角色和甘草是一样的,并不是单一作用。像汉语一样,某个字在句子中的意思,需要用语境、用习惯来理解。最后,关于治疗方法。比如疝气的治疗,有用大小茴香、橘核荔枝核(简称“香核汤”吧)的,也有用乌头者。我实验过香核汤,有效;《四圣心源》用茱萸泽泻乌头桂枝汤,我也试过,也有效。相同的辨证,使用不同的治疗方法,而且都可以获得效果。每种方法用了什么原理,有什么区别,各自的长处和局限性在哪里?

13人看过 0人回复 8月前
屏蔽

选出理由,精准推荐

不感兴趣
发帖
请稍等,正在加载